南京汏屠杀何時炪现由译者翻译時自创造夺冠

兴平历史解密网 2020-11-18 22:56:17

核心提示:有直译原报道的英文标题,而是根据原文的内容,创造性地使用是天物的竞泽了《南京大屠杀目击记》的标题。

本文摘自:《新华每日电讯》2013年12月20日第9版,作者:经盛鸿,原题:《南京大屠杀一词首现于何时》

目前,南京大屠杀一词已成为专业术语。最早使用南京不知从何时起滋生出了新的一族——“车混混”。他们开着自己的车假装成应邀的婚车大屠杀这一名词的,是何时何地?是那一篇文章、那一家报刊、那一位作者呢?

有专家说,是美国《纽约时报》在1937年12月18日刊登的一条电讯,最先使用了南京大屠杀这个名词;而撰写这条电讯的,是该报驻华弗兰克提尔蔓德丁(FrankTillmanDurdin,1907年生)。不过,德丁在这篇电讯报道中,使用的词句应译为南京大规模的暴行,而不是有特定意义的南京大屠杀。在由张宪文主编的《南京大屠杀史料集》第29册第476页,此词句也被译为南京大规模的暴行。

在《南京大屠杀史研究》2009年第1期第36页上,有位作者称:最早使用南京大屠杀一词的,是1946年1月6日南京《中央》刊登的一篇中央社讯。此说不确。在这之前的1945年11月25日,上海《申报》在第1版,以《南京大屠杀罪行将公布》为题,报道南京市成立首都日寇罪行调查委员会(即南京调查敌人罪行委员会),正组织南京民众揭发控诉日军在南京的战争暴行,即将公布南京大屠杀之惊人罪行,将以最确凿之证件说明其残酷疯狂。值得注意的是,该报道中鲜明地使用了南京大屠杀这一名词。

最近,我的一位年轻学友在浩如烟海的民国期刊中,查阅发现了新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史料,即在1938年4月5日,在汉口出版的时事刊物《世界展望》半月刊第3期上,刊登了一篇题为《南京大屠杀目击记》的文章,内容是由汪思梦翻译的香港英文《南华早报》(TheSouthChinaMorningPost)1938年3月16日刊登的报道《南京的暴行》,报道了曾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担任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总干事的基督教南京青年会负责人乔治费奇于1938年3月1日在广州所作的演讲,以其亲见亲闻的事实,全面而简明扼要地揭露了日军占领南京后烧杀淫掠的暴行。汪思梦没有直译原报道的英文标题《南京的暴行》,而是根据原文的内容,创造性地使用了《南京大屠杀目击记》的标题。

1938年3月16日,香港的英文《南华早报》对乔治费奇这次在广州的演讲作了报道,题为《南京的暴行》,副题为《美国目击者讲述入侵者的放荡,屠杀解除武装的中国人》,从而使得它的影响更为扩大。

香港英文《南华早报》的这篇报道很快被中国内地抗战地区的多家报纸翻译转载。1938年3月25、26日,长沙《大公报》首先连载了由汤德明翻译的这篇报道文章,题为《一个美国人口中的日军在南京之暴行》。接着,在汉口的《世界展望》半月刊在1938年4月5日出版的第3期上,也译载了香港英文《南华早报》的这篇报道文章。

《世界展望》半月刊第3期刊登的汪思梦翻译的香港英文《南华早报》的这篇报道文章,没有直译原报道的英文标题,而是根据原文的内容,创造性地使用了《南京大屠杀目击记》的标题。这是中文传媒第一次使用南京大屠杀一词。

《世界展望》半月刊第一次使用南京大屠杀一词,准确而生动,意义重大。惜乎《世界展望》发行量不大,到1938年5月1日发行第4期后即停刊,因而该刊第一次使用南京大屠杀一词后,在舆论界没有产生很大的影响。

直到上海《申报》在1945年11月25日第1版以《南京大屠杀罪行将公布》为题的报道,再次鲜明地使用了南京大屠杀这一名词,意义重大。《世界展望》虽第一次使用南京大屠杀一词,但因原因种种,在舆论界和社会各界没有产生很大的影响。而上海《申报》发行量大,传播面广,就使这一具有特定意义的专用名词得到了广泛、深入的传播和应用。不久,在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中引用南京大屠杀一词作为篇章题目,在南京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在判决书中多次使用南京大屠杀作为判词。南京大屠杀一词终于成为具有特定意义的、社会各界广泛应用和认定的专业术语。它将日本军国主义的侵华暴行与罪恶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也是日本右翼分子妄图否定日本侵华史、否定南京大屠杀永远无法抹杀的证据!



小儿积食是怎么引起的
宜昌哪家专业治白癜风
湛江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